menu SummerMemories
我也许是病了
58 浏览 | 2020-12-14 | 阅读时间: 约 3 分钟 | 分类: 日常 | 标签: 日常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42 天前,最后修改于 4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2020-12-11 10:24:29 星期一


我尝不出好吃的和难吃的食物之间的区别。对我来说吃进去的只是碳水、脂肪、蛋白质等物质的组合,我关心的只是它的热量或是有什么好处。我也感觉不到温暖,中午照在我身上的太阳和晚上从江边吹来的风是一样冷的,不过这也有可能只是因为冬天。我更不知道什么是快乐了,我在无聊、烦躁和孤独中度过每一日,曾经我会追求游戏或者动画这些奶嘴,但现在奶嘴里流出的已经是水,甚至是脓液了。我生了病,这导致我正以极快的速度老去,我的味蕾、我的皮肤、我的眼睛、我的大脑都像是已是风中残烛的老年人。二十年飞逝,未来我不确定还有多久,至少再来五年吧,我想多享受一下年轻的肉体。这种病不是南美的传染病、印第安的诅咒或是什么蛊术,它不来自法老王、不来自女巫、不来自任何人,它更像是花粉引起的过敏或者空气干燥导致的皮肤干裂,所以能解救我的只有夏天的暴雨、烈日和风或者一个像夏天一样的人。可是我失掉的不仅是对自己的信心,我还失去了对别人的,甚至对这个世界我也没有任何期望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个人是个姑娘。她不用太高,踮起脚来能够到你的唇,全身上下的肌肤透露着婴儿才有的粉红色。她为你唱歌时的声音像樱桃甜酒,她看着你时的眼睛像三点钟月光下的露水。她有着能让世界上所有丝绢商人凝望得失语的,抚摸起来也像是有生命一般的黑色头发。她的眉毛和睫毛像是被上帝的园丁修理过,她的嘴唇和鼻子是协调得如此完美,以至哪怕只是做出一点微小的改变都会让人发现她已不是她。比外表更重要的是她发誓她不会离开你,除非你先背叛她。她说你的未来既不再流浪于海上,也不会徘徊在霓虹巷。她教育你,安抚你,更多时候只是陪着你。你是她的学生是她的老师是她的朋友是她的哥哥是她的弟弟是她的儿子是她的父亲是她的情人她的丈夫,她是你的欲望之火快乐之源灵魂之友是抛去所有物质和精神、时间与空间之后余下的世界下你也能够叫出她的名字的人。这样的姑娘既不随处可见也不是万里挑一,每一对相恋的人中就有一个。


2020-12-14 10:33:10 星期一


周六我出了交通事故,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和死亡握手了。我被摩托车撞过昏迷了三天,太阳穴上留下了一道疤;左手食指被我切断过,没打麻药封了八针;被人撞过,这次的疤留在嘴里;被漏电的电表箱电过,只觉得被人猛拍了后背;死后的感觉一定和我做手术时的全麻一样,只是不会再醒了,这次我体验到的是死亡当时的感觉,时间没有被无限拉长,也没有蒙太奇走马灯。只有不到一秒,我的大脑觉得我该死了,所以它停止了工作。当我从地上爬起来,它才发现我还没死,这时候痛感也才上升到我的大脑。

在我处理完所有事去医院检查时,我的大脑极度兴奋,和医生和司机谈笑,从未如此开朗快乐。回到寝室已经是九点,我爬上床,这时我却哭了,不是劫后余生的后怕,虽然如果那个司机最后没打方向或是车速再快一点,我可能已经死了,而是一种孤独感没有依靠的感觉。我不怕死亡,我只是怕没人爱我。爱的概念很抽象,但我有独特的理论去检验,只要同时满足同情、依赖、崇拜这三种感觉那就是爱了。我说的全不是矫情的话,只是诚实的话,我需要被同情被依赖被崇拜。

刚从医院做完磁共振回学校,昨天下雪了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取消

我,秦始皇,打钱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全部评论

info 评论功能已经关闭了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