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翔日记》由南京大学生章子翔所著,这本日记以第一方视角,记述了作者关于南京高校封校期间真实情况的见闻。由于当时的子翔腿部受伤,故时常可以通过使用赴校外医院看诊的借口请假出校,子翔的特殊情况使他可以在封校期间有一定的自主行动权,以灵活地达到一些其它的目的。封校日记的起始日期为2022年3月16日

2022-3-16 周三 20:21

昨天(3月15日)通过辅导员传来学校高层的消息,从今天(3月16日)上午起,将再次开始加强对本校的封锁,因而告诫所有的学生不得离校。当然这份禁令以及所有政策还是只针对学生的,校工、老师或者领导则不受拘束,甚至小孩和野狗都能自由进出。
在所有的商店和超市里,有部分人在囤积物资,除此以外,一切仍然很平静。不知道把货架上的老坛酸菜面扫光的人,在看到当夜315的新闻后会作何感想。
夜里2点,又传来紧急通知,根据疫情防控需要,今天开始,全部课程改为在线教学。这条我很乐意,南京现在正是尴尬的时节,对我来说热得很,对学校来说还不到需要在教室开空调的程度。一个阶梯教室,只待我一个人都快透不过气了,塞上百个人再让坐上几个小时,那我只能逃课了。
封校某方面也让我专心复习了,不想着闲逛兜风也不想艾尔登了,只是心疼健身卡,相当于每天浪费两罐汽水。其它方面,看不了蝙蝠侠。吃不到麦当劳是最大的两个问题。不过正如前文,前段时间运动太剧烈膝盖出了点小问题,我可以灵活运用这一点争取周五把这两件事都给做了。

2022-3-17 周四 15:54

昨夜从北边刮来了大风,同时带来了已经持续一天的降雨,最高温度腰斩,又有些冷了。今天是正式封校的第二天,某些措施更严格了,在宿舍楼底碰见阿姨都会被提醒戴口罩。由于天气和网课,路上的行人明显变少了,剩下的,在风里也走得像具尸体。
用看病的借口申请了明天出校,暂时没有被审批。日子变得有些无聊,我觉得还是因为吃得太饱了。

2022-4-2

最近有点难过

2022-4-3 12:46

可能是封久了,哥们脑子也出问题了。
天天读书反而更读不进去,天天寝室图书馆食堂不会有任何变化,累得只想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
没得去健身房,没得骑自行车,没得去电影院,没得吃麦当劳和自助餐,没得去网吧打游戏,我人生五大消遣一个都做不了,真尼玛羡慕那些谈恋爱的,学累了还可以两个人压在图书馆沙发上互相啃一下,每当看到这种情形我都觉得自己被生活欺骗了,我能做什么呢,就只是上床睡觉。
我真的累了我真的累了。

2022-4-8 20:13

我在寝室的床边拉了一片帘子--两只衣架固定在床沿,再在中间搭上一根简单的杆子,用绳子系紧。帘子是蓝白条纹,点缀着波点图案,像是用在浴室里的,我是不在意了,选的随机发货的样式,会便宜点,只要不是粉色就都好。
挂上这片帘子,我就简单拥有了一个私人空间,舒服的椅子、较宽的桌面、还有电源和垃圾桶,实在是太完美了!于是我不必在图书馆开馆前半小时就去排队,还要担心抢不到一个带插座的座位。从封校开始,这些人就愈发卷了,开始八点都没几个人,现在提前二十分钟等待入馆的队都已经能排出大门二十来米。他们这么早来,只是为了用书包占个位置。
在寝室学习对效率也许没什么帮助,但让我心情很好。而且在我的独裁下,寝室每天都要保持24小时通风,在这之前,我一天在宿舍待不了多久,他们也几乎从来不开门窗。最近实在没什么东西想写,几乎没看什么片子,也没发生什么大事,总没人想听我谈什么国家大事海外形势吧。我过得挺无聊的,这几天才想着找些乐子,会在傍晚散步看看花,听说操场每晚都有一群人跳广场舞,还有桌游、打牌之类的,可惜我没什么朋友。
刚绕学校围墙骑了三圈,当然是在学校里面。路上的同学确实比开放时要多了,也许还和季节变化有关系,其实我半个月前就已经比所有人先穿上短袖了。今天一共吃下了三只飞虫,还有一只落进了鼻孔里,可能是蚊子或者蜘蛛,不知道现在它还在不在里面。天气再热些后,情况会比现在更糟,我是什么?农民伯伯的好朋友吗?

2022-4-22 22:24

子翔日记完结了,有点尬住了其实,本来是想借《贝拉日记》的一些形式写,但这太不尊重那些历史上真正经历过苦难的人了,与日占时期的南京人相比,我现在生活上的一些不方便,精神上的一些烦恼简直是过于矫情。
人类永远无法做出最理性的判断,也不存在处理问题的完美手段,况且群体内必然会有分歧的声音,这更让我们这一物种蹒跚学步的道路更加曲折缓慢。多数人的判断,民举民选民主谈不上理智,在很多时候都是中庸甚至错误的。如果有一个终极理性的大脑作为独裁者,并且不以维持现状为目的,那至少可以消除内部的阻力,即使是错误的,他也往油门上踩了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