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4 凌晨04:02 周一

我发现自己置身小学时代读书的那幢大楼,身边杂糅了中学与大学时的老师同学,皆是我不熟悉的,这导致我虽然身在记忆中的环境,却找不到安心感。正是傍晚放学,场景内被压得很暗,应该是没有开灯,如果我能看到窗外的景色,估计也是层层叠叠郁闭逼近地面的乌云。
一个印象里很乖的男同学在帮老师发批改过的数学考卷,他走到我跟前,我便知道接下来是我了。首先看了一眼卷头,58分,对高中数学来说有点丢人,哪怕放到大学,也是一个略微难堪的分数,这表示老师尽力了,但她也无力回天。又仔细辨认了字迹,不太像是我的字,但无法怀疑这就是我的试卷。接着看到很多红色的字迹,其中就有批改者留下的话,现在回味起来其实这句话的逻辑并不通顺,不过结合58的分数,就不影响我理解批改者的意思了。是高中数学老师一贯的招术,成绩一退步她就要让我们充满危机感,我被PUA得很好,梦里都忘不掉这份恐惧。
这位老师个子很小,但极富有能量,走路很快,说话很快,就连转头说话都能在两帧之内完成,让人看不清她的动作。我一度有这样的理论,体型较小者通常需要快速消耗摄入的能量,所以他们很快、很灵活,我虽然腿比他们长,但走路一直没他们快。
不管考得多糟,我先上个厕所。脑子里全是58分的事,没注意到和罗马皇宫一样的卫生间,单是小便池前供站立的台阶就有两到三人宽。我的梦一向以真实著称,最浮夸的场景一般都是厕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脑子里只有庸俗的屎尿屁幽默,还是对我现实中追求干净厕所的一种过度补偿。
脑子里的58分试卷仍然萦绕不去,我通常表现得健忘,不会烦恼太久,但也是在意的。梦中我好像已经留级了一年,再等一年半后参加高考,设定上我应该是一贯成绩不错的,但我就是觉得此后所有考试我都只能得58分了,因为我他妈就像穿越到这具身体里一样,脑袋空空一点货都没有!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上完厕所之后的事我忘记了,还好我好像也没有真的尿出来,不然现在就更烦了。
会做这样一个梦不是因为我好学生当魔怔了,可能是最近松懈堆积的负罪感一下子爆发,让我在半夜惊醒,满身是汗。我发誓不会再去玩艾尔登法环了,虽然哥们已经全成就了。今年的旷野之息2我也绝对绝对会等到考研结束再玩,绝对忍住!已经五点了,睡不了多久,干脆起来等六点直接去健身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