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 22:39

属于发散式的记录,不知道如何归类的胡言乱语。
从南京回来后被三波不同的同学约,但我一次都没去...
我发现他们都喜欢临时通知我,比如晚上十点了叫我去吃烧烤,早上十一点说请我吃饭,吃晚饭时让我去唱歌。
这让我怎么反应得过来啊,我现在住在乡下,进一次城可实在麻烦。吃烧烤那次我确实在城里,但我裤子都脱了怎么还会为了一顿夜宵出门。我当然特别想和他们聚一聚,但其实我对吃饭和唱歌这种活动本身不感兴趣。
原因嘛,一是我吃得多,和人家AA我不好意思,请客吧,三四个人我还能充充大头全付了(事实上一概如此),七八个人你就是把我宰了也没那么多血呀。况且乱在外边吃真的不好,我一个十二月份天气冷基本没锻炼+事情多压力大+吃东西没节制=反弹20斤。我还想明年暑假和同学去海边毕业旅行呢(我是没毕业,但认识的人都毕业了)
二是我唱歌难听,我是个单纯的果盘杀手,KTV里留下的都是些不好的回忆,十年、吻别,我操你妈,每次都要鞭尸我让我唱十年,我真的对不起陈奕迅,我学了十年十年,现在还是它不认识我我不认识它。
三是我喜欢可以全部投入的交流谈话环节,可以喝点什么干聊,也可以玩游戏。除了赌博,我对赌博有天生的厌恶,大概来自于每年春节我家里都会变成拉斯维加斯赌场,我化身美女荷官端茶倒水,凌晨一两点我还得给赌棍以及赌棍带来的只会抱着PAD和手机玩和平精英而不会叫哥哥的小屁孩煮夜宵的经历吧。再找点理由,我技术不好, 且害怕输钱。
想想我烟酒赌不沾,应该是很多中年离异妇女眼中的好男人了吧。对于‘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目前阶段的我也没有表现出兴趣。说到这个,仿佛一跨过大三,就到了长辈眼中‘有在谈恋爱吧?’的年纪,但其实这是一个‘考研一定要上岸’的年纪。回来没半个月,我已经被多少几个年长的老流氓问过这个问题了,最过分的是小区门口的理发小哥,当着整个店里的八卦期大妈和一个高中男生面前问我现在有没有谈恋爱,我该怎么回答呢,干脆直接说我就是个大三了还没恋爱的失败处男吧。当时我颚骨的咬合力已经可以拖着他的头在空中完成尼罗鳄720˚死亡翻滚了,但齿缝中依然艰难地撕出弱弱的几个字,“有...有吧...算是有吧”。他显然对我的回答不满意,想要继续追问,但是被我的意念支配能力给阻止了。
说实话,有些日子我心里有发软,想象恋爱的甜蜜。但大部分时间里,我都不觉得自己需要某位异性。情感需求...可能偶尔确实会想要和某人倒倒苦水,撒撒娇吧,这些事我对朋友家人做不出来。
原因有我对自己不满意,首先是相貌、打扮、身材,这些外在的东西,我当然是想要追求的,就像我喜欢那些二次元肌肉纸片男一样。但自己先天条件、后天努力以及目前精力都不足,就说一个身材吧,一个月能肥二十斤,把减的差不多都肥完了,本来加把劲直接变成正常人,现在又得再来一次。(不过确实和生物节律有关,要怪就怪地球公转吧,而且这个学期我课多,就出成绩的课都有15门,大多考得不错,基本都上了85或更高,如果努努力平时听听课作业都交了,专业课感觉均分有90了。这是二十斤肥肉换来的成果)
反正按照我体重变化的速度,下学期没有新课只需要顾及考研和锻炼,暑假前初步变成二次元肌肉纸片男是可以实现的,这来源于我的肌肉率和基础代谢,我的骨架也大,这可能是我的天赋吧。
下一个原因呢,当然是自身能力和经济条件。身边优秀的人太多,我不想在和他们对比时太难看,我没有任何可以骄傲的成绩。家庭条件上,没有六套房收租,也没有公司可以继承,父母给我的足够好了,但若想要理想的生活还得自己拼搏。这些东西又是较难的,哪会像少年漫里给你剪一段在瀑布底修炼的蒙太奇后就能变强那么简单啊!怎么想我现在都不足矣考虑恋爱。
至于性格,可能只有让我性转和自己谈过恋爱才知道我个性里让人讨厌的点。要我自己反思,可能抓不住重点,也有可能过度自贬。我可不想成为她今日下头男的发帖素材,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性格缺陷影响到亲密的人。当然我更怕辜负他人的感情和好意,事后才发觉自己的错误,哪有那么好补偿啊。
主体原因找完,接下来就是客体原因。说白了,就是能结婚,并且婚后生活幸福的对象实在找不到。展开了说可就太多了,故略过,不过这些原因都和外貌无关。我是喜欢漂亮的长相啦,也不否认自己有下流的想法,认真地说,我有时会想象和女人相拥而眠,手里握着胸部的感觉。查克拉在掌心汇聚,注入属性变化,提高杀伤力就是这种感觉吧。太软太下流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再摸到女人的胸呢。和拥抱、摸胸相比,女人的下半身就显得恐怖了,接吻也变成一件黏糊糊恶心的事,当然我精虫上脑时肯定会推翻这一说。反正就算我现在多么觉得拥抱摸胸就很满足了,到时候也会变卦的,只这一点,我对自己的认识还是十分清楚的。我曾经觉得男人锻炼出来的巨大胸肌比女人脂肪和腺体堆出来的乳房要诱人,这也是我健身的原因,毕竟自己的想怎么摸就怎么摸,现在我觉得这两者不相上下。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但即使我喜欢肌肉男的肉体甚于女人的,我也绝不是同性恋,总不能说米开朗基罗雕个大卫像表现男体之美就是同性恋了吧。我想过和男人做爱这件事,当0的话会很痛很奇怪,而且我心里莫名其妙会抗拒和不爽。当1的话又太恶心了,原因和我不吃猪大肠一样(P.S.没有歧视男同性恋群体的意思)。刨除肉体和性,作为恋爱对象,男人也并不比女人好。怎么说呢,在婚姻中,不管是原始本能还是世俗观念,在各个方面都是有‘性别位’这个概念的,两个男人谈恋爱肯定会有位的错乱吧。如果有一方自我认同是女,简单点说就是娘炮吧。那我认为这就不是同性恋了,这是TS啊,有点接受不了,通俗点说就是homo和bl的区别吧。这东西还是不能仔细分析啊,他们爱怎么来怎么来好了。所以我决定自己是个异性恋,这是理性和感性的综合,本能欲望和超我人格的权衡,上帝和激素共同赋予的神圣使命。除了格斯,如果是格斯,我就是同性恋,严格来说是格斯恋,可惜我爱上的是个虚幻的人。我不厌女,对女人这个标签其实没有偏见,自我认为是保守平权派,即以我认可的平等为前提,保留了部分旧观念。比如生不生孩子你说了算,但你要孩子和你爹姓就完全没道理啊。 当然不全是坏事,我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承担更多责任和义务,像全AA制婚姻、合约制婚姻我就无法接受。
对手头上的感情,它的未来未知且无法把握,我以前总感到恐惧和犹豫,迫切地渴求命运有个定数。但既然它并不为我的意志所确定,不如乐观自信地对待它。当然我肯定是有考量的,舔狗和专情的区别在于对象是否合适。我又不是什么超人,哪有多余的感情和精力,不得精打细算,我的爱还要分给七十亿人和地外智慧生命呢。扯得远了,说到哪了,算了我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