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2-15 17:55

前天刚到学校,已经上了两天课了。也只有在临走的这几天,我爸妈对我才稍微友善点,没嫌我好吃懒做,对我穿衣品味的攻击也停止了,甚至默许了我吃宵夜的行为。返校了,我也才突然觉得寂寞,这是我每年心最软的时候了,大家可以挑这期间向我借钱或者道歉。
寒假单纯想偷个懒,放假前计划得过于理想了,想德智体美劳一把抓。临近春节有段时间松懈了点,之后的正月就连着开摆了。也不全是我的原因吧,纵使我有百分之九十的错误,这鬼天气难道就没有百分之一吗?一整个假期都不见太阳,下得雨又磨磨唧唧不痛快,小雨我是懒得打伞的,可淋了雨头皮总不舒服,像被太阳烤过般瘙痒,恨不得抓出血来。
请假太久,都不知道写些什么了。寒假欠的就一笔勾销了罢,自己得原谅自己嘛,和过去和解的意思就是这样对吧。接下来打算把毛姆读完发表一下锐评交交差;玉山料理人就等第二季环游世界篇;至于我为什么很少写较长的影评了,主要是因为我发现自己的观点很多时候都十分浅薄,几乎不能算是看懂了电影,所以偶尔只在豆瓣上记录下短评吐槽。在针对某些值得写的电影,并且我有比较成熟且具备分享讨论价值的观点时,我会克服自己的惰性的。最近喜欢重看看过的电影,拉片式地看,寒假已经复习六七部了。
新学期中了一门结构素描课,可惜与我补修的课冲突,改选了一门纪实影视记录课,看简介是讲拍摄手法、蒙太奇等实用操作的,期待。姑且先这样吧,祝新年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