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 09:21

考试之后打算报复性玩游戏,于是十点到网吧,开个小包间,点上汉堡王,打开大乱斗,打上两把,索然无味。
我曾经大乱斗胜率维持在54%,赢了我carry,输的局也基本是尽力局。现在是真的变菜了,导致我兴致也没那么高了。差不多玩了三个小时,突然收到组里一个学妹的信息,说她Word打不开,一个设计书还要我加几张表格、排排版,然后再添个目录,晚上九点前交。我想着那干脆就早点回去吧,五点食堂吃个饭,六点到宿舍洗完澡后开始加班。我错了,我错在把她想得太好,我错在没有仔细看她发来的第一版文件。简直是灾难,小学生也写不出这么烂的设计书,我以为我只需要美化一下,没想到基本要推倒重写。最后熬了个夜,在凌晨一点交了上去。

第二天中午和室友去吃了烤鱼,真好吃啊,我好喜欢吃啊,怎么可以这么好吃呀,嘿嘿。我们三个人点了两条,一条蒜蓉,一条荔枝,全都吃得精光。蒜蓉烤鱼里有一簇粉丝,是那种通常垫在扇贝、带子肉底下的白粉丝,吸满蒜蓉汁之后的味道真绝了。我从小到大一直以为自己不爱吃鱼的,我妈煮的鱼我是一筷子都不沾,后来才明白是我妈的问题。

考试周馋了地锅鸡很久,没等烤鱼消化完,晚上我就一个人跑去吃地锅鸡了。这道菜好像在苏北一带分布很广,我没吃过,但一直觉得很有意思。我叫了个小份的,八十块,服务员端上一大锅,盖上锅盖直接走了。我不熟悉地锅鸡的餐桌礼仪和流程啊,等了三分钟憋不住就开吃了,味道有点淡,肉挺嫩的。吃几分钟了,服务员才来给我贴饼子,问这鸡还没熟我咋就开吃了?我只好耐心等他来给我揭锅盖...说实话,味道不太行,可能是因为我没要辣。但肉也不好吃,锅子一直在加热,煮过头就太老了,像嚼木头,不如让我吃鸡肉刺身呢。最关键的是锅里是一整只鸡啊,看到鸡头、鸡爪、鸡内脏我倒胃口,一点都不想吃。饼子根本不吸汤,贴在锅上还容易焦,最后一锅鸡我只吃了几块肉,还有些另加的宽粉。血亏,不如黄焖鸡,不推荐。

到家后一直被吐槽穿衣服太随便,旧外套掉色的裤子还有皱巴巴的二十块钱短袖...其实我一年多没买新衣服了,倒不是经济紧张,也不是我不想打扮得漂亮些。只是太费时间精力,我又有选择困难症,所以不愿花时间买衣服,连购物软件我都不常打开。打扮这件事对我来说太过奢侈,在目前的阶段是对精力和财力不必要的开支。穿得不好可不代表不爱干净啊...我基本一天洗一次澡,运动出汗了一天洗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