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 14:18

昨天晚上和班上同学聚餐去了,说是班级聚餐,其实只来了五个人。毕竟考试周还没结束,而且我们班上闷骚男出奇得多,平时也不愿意参加社交活动。我可不是闷骚男嗷,大一哥们可是社交花,辩论队、志愿者、班委、球队、还在好几个社团工作。可惜手术休学让我边缘化了,再之后心态上发生了许多变化,也就没有重新开始的想法了。

难得聚餐,我肯定得去。组织者是班长,一个女孩子,就是挺照顾我的那个,不高,感觉一米五左右。另外三个男生我都很熟,一个是庐山的室友,游戏宅;一个网络小说爱好男;一个怪胎拽哥,我特别喜欢他;

我们六点去,在海底捞聊到十一点才赶末班地铁回学校。(题外话,我第一次吃海底捞,唯一让我觉得有些特别的就是身边经常响起那种庆祝生日的歌。一直传说的免费锅巴没那么好吃,我曾经还馋过好一会。服务是比一般的好吧,水不用自己倒,不费劲但是费嗓子,吃一顿火锅说了几十句谢谢。至于厕所,没有想象的豪华,我只能打3颗星。我没来过,所以让他们点菜,人生第一次吃了鸭血和毛肚。五个人只花了四百多,最后我结账没让他们AA表示这顿哥们请客。回学校后三个人缠着发我红包,说过意不去,只有怪胎哥没有,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他了吗?)

吃饭倒无所谓,和大家聊天才是真的愉快,我有多不喜欢在网上哈哈哈哈的闲聊,就有多沉迷与人面对面边喝边谈话。高中同学聚会时我也是最不愿结束的那个。我和他们几个其实也才认识两个多月,但我仍在大学的尾巴感受到了久违的同学情谊。大家好像喝酸梅汤喝得醉醺醺的,从导师、升学聊到人生经历,从小说、电影谈到社会现象。

当然我还听到了许多八卦,这是最有趣的部分,让我稍感震惊的是那位班长,并不如我想象中那么纯洁得发白,而是也有许多故事。我还听到了关于某位玉山老乡的众多负面评价,他虽然是没有做过什么惹火我的事,可我自始也并不多喜欢他,他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这种感觉在昨天得到了应证,聚餐的各位对他的感觉出奇地一致,评价他是渣男、投机者、功利主义者。对了,那个长得和吴雅琪一样的姑娘,也是关于他其中一个故事里的受害者。我也没多喜欢八卦啦,但是当作一种饭后消遣,你不能否认它确实还算比较有趣吧?

那位班长的交际能力很强,应该在学校里很活跃。她的恋爱观和我出入很大,坦言自己恋爱可能只是为了刺激,人生想要多经历体验,看重过程甚于结果,恋爱是恋爱结婚是结婚。如果说吃这顿饭前我兴许还有一丝可能对她仍抱不良想法,在这之后我是没一点兴趣了。不过她还是个很好的人,作为朋友。

对了,还有怪胎哥的经历,怪胎哥是广东人。高中时谈过一段纯真美好的校园恋爱,你就照最纯最美的那种去想象。女主角是家产上亿工厂老板的千金,而怪胎哥即使放在我们一众普通人中也算不上富裕。悬殊的背景最终让他们走向殊途,用怪胎哥自己的话来说,他自己性格的缺陷是分手原因之一,更大的原因还是来自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她家的工厂要赶一批急件,缺流水线工人。他为女神自告奋勇,打了二十七天的热熔胶,每天从八点到九点,要装十三小时的零件,时薪十二元,最后拿了三千块。给她买了双皮卡丘的阿迪达斯,给自己买了双同款的杰尼龟。他说,他从未穿过这么贵的鞋,也没干过那么苦的活。她是真名媛,他是假大款;他是班上第一,她是倒数第一;她是富家千金,他是穷酸蛤蟆。

在那个夏天他们分手了,至今已有两年多。我问他,她的条件那么好,你有没有后悔,这世界上恐怕没有那么多傍富婆的机会,还是一个同龄富婆。他没回答,只是接着又说了很多分手前和她的故事。最后,我又提了个问题,“如果有机会,你还想再和她在一起吗”。他张开了嘴巴,只有一声叹息,沉默许久,终于开口,“我和她的命运,唯一的交汇处就是那所高中,从前或往后,我们甚至连面都不该相见”,我又继续从他口中得到了更加具体的看法。你能想象到的有钱人的生活,正是她每天都切实过着的。尤其是大学之后,他们之间的鸿沟被无限放大,他没变,她在他眼里却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每个人都互相交谈了自己的经历,大家口中的高中时期都是意气风发,可到了大学却变得蓬头垢面。确实啊,南大比不上清北,但考进来也不容易,一千万高考生,只有千分之一?不过我从来没什么得意的,真的一点也没有,一千万人里闪烁着众多光芒,有智慧的,有人性的,还有很多其它的。我们接受、感叹自己的平庸,这种感叹是对真正平凡的不敬,就像刚过二十一岁就匆匆自嘲老了一般。我能发现,其实大家都是乐观的浪漫主义者,我也喜欢绝大数人,大概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我们没有喝酒没有干杯,但都很感激这个晚上。想想,五个人可能得在过去二十年都做出上万个正确的选择,才能意外地在今晚聚会。

还有一段怪胎哥的父亲脱离家庭,家中条件不好。母亲为他凑集学费,他也努力学习考入贵族学校,高中后更加发奋为了拿到学费减免,同时也为了让全校的同学都高看他的励志故事,当然这是他话了。最后离开时,我要求他为我保留将其经历改编成剧本的权力,一顿海底捞换一部爆款的国产青春电影,怎么想也不亏吧,算了,希区柯克都不敢这么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