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4 11:26

冰冻的土壤也能萌动一朵花。
我折下它,靠近鼻子闻了闻,再捻碎揉进风里。
它会落到更贫瘠的他处,或被吞进鱼儿的口腹。
是向上化作冷寂的星辰,还是碾入泥泞的车轮。
愿它盛开在花园的南国,再写那的光与热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