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6 11:38 周五

六十年代台湾社会全景画卷,家庭的压力、社会的矛盾集中在了一个正陷入青春泥沼的少年身上。
杀人事件导火索和受害者不过是个同为中学生的小明,只因少年幻想中她的单纯形象被人尽可夫的现实所撕毁。但这并不全是她的错误,流离的家庭造就了她注定悲剧的性格,而这个家庭诞生于破碎的社会。 更加不幸的是,她同时被赋予白皙清纯的面庞,所有的这些让她擅于、也只能选择不断依附在不同的男人身边,来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
是不是真有人爱她呢?小马将女人作衣服、医生对她多是可怜、滑头为了接手前头目遗产、哈尼眼中只有道义也就是混,大概只有男主一个真正的情种了。但其实男主与其他男人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他也只希望将小明变成自己幻想中的样子,单纯、需要保护、能回报他的爱,这种想法自大也幼稚,虽说纯粹。
当他突然明白,世界和他人并不如父亲所说,能够凭借自己的意志改变时,他怀着满腔失望、用全身所剩最后的力量,把最爱的东西摧毁了。

要我怀着私人感情评价小明,我只会甩出最狠的B-word。而主角小四呢,认不清女人,为了一个马子杀人坐牢,脑子混透了。

其实是可以改变的,只不过是自己被改变。片子里的父亲是个有着来自五四时代知识分子倔强的人,在上海时有人撑腰,可以不损自己的气节。到台湾后,生活只维持着表面的风光而迷茫其中。前后两次与夜间部训导员谈话的态度急剧转变,我想不仅是因为不成器的儿子和难以支撑的家庭,更多的还是中途那次审问彻底摧折了他,让他变成了自己口中‘会为未犯的错误而折腰的人’。他会遭受此次政治上的打击,原因也是在官场倔强地不愿随波逐流,而被朋友报复。这种知识分子其实更像都市小知识分子,当然不全是贬义词,只是说明了一类人群的特色罢了。他们不像闻一多,没有真正的气节,而像围城中的方渐鸿,有自己的原则但也怯懦,格局是小家本质是利己,和常人的区别是自以为有些文化,因而觉得有迂执的资本。最终要么与先前不齿的事物同流合污、要么不得其解郁郁而终。方渐鸿式的知识分子是那个时代的遗留物,如今已经灭绝了,但方渐鸿式的人每个时代都会有。
当时岛上的高压政治、流民来到新环境后的迷茫共同对成人世界的影响。片子里的底层暴力,那些混混团体,在我们看来不过是农村械斗,一些小打小闹,却也揭开了那个时代的特殊伤疤。整个社会的迷茫是从上至下的,尤其是底层,常常需要组成团体、使用暴力,来对抗自身的孤独与时代的错位感。
四个小时的电影,几乎没有多余的场景,所有人物都有其代表性,导演想要说的东西很多,几百字根本没法囊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