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SummerMemories
关于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在短期解决
86 浏览 | 2021-03-02 | 阅读时间: 约 4 分钟 | 分类: 日常 | 标签: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41 天前,最后修改于 4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2021-03-02 13:58:12 星期二


我似乎在逐步丧失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但这并不是因为我的意识或者大脑退化了。而是我遇到的问题已经变得复杂或者终极,我用复杂和终极去分类问题,是因为它们不单只有一个。
终极的问题倒还好,它一般不迫切要求我去面对它,我可以选择暂时回避以后解决,又或者寄期待于人类的某位能够发明一种完美的回答。
复杂的问题它的时限就要近很多了,从十几年到几年。它很重要,但它从不近在眼前,这就是其复杂性的来源。发生以及其产生影响时间的滞后性对分析可能为它引入变量的参数带来麻烦,不仅是范围上,还有深度上。
我希望数十年后的问题能够在今天就有满意的解决,就像希望此刻相爱的人能许诺永远一样,是我忽视客观规律的痴心妄想。
我多希望未来已定并且已知,但若时间和可能性真是双向线性,思想不就与物质一样不自由了吗?我的要求实在是可笑。
但是我是正常的,不同时代不同文化下不同人类所乞求和我一样,包括不同宗教的神谕、各种人的预言、许多类型的占卜,科学也是。
我不想要未知和不确定,但这也是机会和可能性。我只是想要万无一失罢了...这是来自不自信还是不安全感呢?如果我不愿意去面对的话,那我还是回到子宫里去吧!我扯歪理的能力真的很强,不要被我之前的几段话带偏了。我写东西的过程并不是记录确定的想法,反而我是借用文字理清思绪并且说服自己。
我希望我能做个表里如一的冷漠孤独的人,但我在探究自己真实面貌、什么才是自我意志的旅途上和其他人对我的探究一样迷茫。如果能够确定这一问题的回答,我愿意拆开我的颅骨,取下我的大脑,分离每个神经,测定所有碱基对,确定全部基本粒子,知道自己从何而来要做何事向何而去,化为波或者函数,然后心满意足地随着宇宙起伏。
其实,我一直是乐观和自信的,我相信没有我努力解决不了的问题,我笨蛋一样的想法甚至能与矛盾的事实共存。我是知道有很多问题要是被扔给我,我也一定束手无策的。我虽然烦恼于未来,但我仍然希望、相信并且愿意努力。
对其他人,我不应该也更加无法做到去要求或是理解什么...虽然我有这种渴望,渴望和其他人相处,我能像是肉体和思想都延展了一倍,当然我也完全分享着我的肉体和思想。
我还想写关于爱的东西,但我无法言表。我想表达的意思并不是“我爱你如此深切,语言已经没办法承载了!”,也许只有理解每一个思想的规律和本质,才能开始尝试去理解其之间发生的感情。用激素带来的反应去解释情感差强人意,我觉得独立思维本身就已经是很玄的事物,所以最终结果如果不是人的感情和宇宙的规律有联系那我依然是不满意的,即使神解释我的意志只不过是宇宙的一阵穿堂风。只是开个玩笑,嘿嘿。不过我还是喜欢人文浪漫+科幻色彩,这像是在更广的纬度去讲故事、想问题。
我希望我能学习很多语言与文字,看很多故事和人,明白各种领域的知识。也许对解决终极问题有帮助,最坏的情况下,还能让我写的东西更少地受我自身限制,并且看起来不那么浅薄或者错误。


我在想,每个人都存在着以上问题,但是其实并没有多少人为其烦恼得要死。我问过两个朋友,他们最多也只是稍稍不安于复杂的问题,甚至压根没想过终极的问题。如果每个大脑都为共同的终极问题贡献ATP,而不是把它推给哲学家或者我一样闲的没事的人,那这些问题能更早地得到回答吗?还是说我们这阵穿堂风虽说是风但还是注定是受限不自由地向着低气压走?。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发表评论

email
web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info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