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7 周三 22:45

下午没课,久违地跑去练鼓了。从六月份以来,打真鼓的次数一只手掌都数得清,可想而知我有多生疏,两个小时要结束了都还没找到什么状态。这个学期课多,下个学期开始又要考研,假使能考上,那至少也得等到明年底才能继续开始系统不间断地练鼓。虽然水平不高,但打架子鼓对我依然是一件很快乐很解压的事,听着那些欧美真能量土嗨流行摇滚,烦心事真的少了一点。
我对旧的、过去的事物,有一种迷恋般的执着。现在身上穿的一条工装短裤,是我高一时买的,洗得已经不是原色了,并且扣子都重逢过几次,高三时我妈就让我把它扔了,结果我一直穿到现在。有很多穿到实在没法再穿的衣服、用到实在没法再用的东西,我总倾向于再买件一摸一样的。每年冬天的围巾、手套,别看我年年都是同一款的,但其实已经重新买过好几副了。 然而更多东西,都已经停产断货买不到同款式的了,比如我最近坏掉的书包,还有之前一件腰边带个大口袋设计的短袖,接受这样的永别会让我消沉好一段时间。我丝毫不对自己的这种怪癖感到奇怪,因为与人与物的态度,我都是相像的。
我还喜欢些陈旧老土的,将近要死掉的东西,比如主角成熟可靠的三十多年前的日本漫画、任天堂每一代游戏机上的宝可梦和塞尔达、爵士、上个世界后半叶的美国电影(大概65-05,不过好像80年代我没看过啥电影)、还有小成本电影、血浆丧尸、暴力爽片比如昆汀,当然我也很喜欢温情鸡汤剧情片,我太吃那套,对了对了还有带些中年男人浪漫的片子,像北野武。再说看书,除了科幻小说最近我真没看什么其它书哩,倒是加西亚的所有书,从短篇到大长篇到半自传半访谈的《活着为了讲述》,我都看了不下三遍。潮流大概难赶得上我,我只能做一个老土的人。

建这个博客的初衷,本来是想写些技术型的东西,但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矫情用的发牢骚的垃圾场,也奈何自己没啥能力和热情。越这样,我就越难以把这些向他人公开,也许几年后我交了女朋友,都会想方设法不让她发现这个地方。

刚做了份英语听力,76分,要是考研英语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请输入图片描述